NEERG 童话(1-12)(2012年2月18日于11楼更新至12章!)



              NEERG童话


字数:71261字
下载次数: 300





             第一章  圣诞节老人

  洛丽塔,我的生命之光,我的欲望之火,我的原罪。

  每次凝望着少女,冬月总在心中如此默念着,深情而哀伤,被称为洛丽塔的少女,是他内心的隐秘。

  大约一年前,冬月还是坚定不移的御姐控,至始至终,他都认为自己将会找一个比自己大的女性结婚,最低限度,也该是个同龄的,但命运还是起了那么点偏差,他遇到了洛丽塔,一名十九岁的少女,作为洛丽,这个年龄是偏大了,说是变质过期也毫不过分,但对年近三十的冬月而言,她恰峭是心中的洛丽塔。
  同这个年龄的多数女孩子一样,她美丽,有活力,但也是充满虚荣骄傲肤浅的,冬月碰到她是在冬天的雪夜,空中飞舞着棉花糖般的银白,脚踩在松软的雪地上,发出啪吱啪吱的声音,那是雪压缩成冰的呻吟。

  冬月的内心时常有残虐的念头闪过,摧毁,征服,堕落,体内的兽咆哮着,兽在等待机会,冬月的手捂住胸口,可以感到它的跃动,它的源头,来源于受伤的灵魂,不会忘记少年时期在窗口偷窥的那一幕,冬月的眼前浮现出一片血红,并非单纯的记忆引发错觉,不远处的小木屋窗口透出的火光,红通通正闪耀着,被过去所牵的冬月不自觉走到了窗前。

 ⊥这样,他看到了洛丽塔,少女安安分分地趴在窗口画着蜡笔画,见到了突然出现的男子,也不害怕。

  「你是雪夜的妖精吧。」她抬起头,精致的五官上头,绽放出花般的笑容。
  冬月哑然,眼前的血色,又开始流动了,记忆里有手捧着自己小巧的脸庞,自已月下单薄纤细的身躯,还真像传说的精灵呢,

  眼前清丽的少女何尝也不像,但总归是像而已,人的灵魂都是注定走向污秽的,他听到兽的低语,深呼吸了下,「在画什么?」心头舒缓的他问。

  「马车,雪夜的话,常会有马车从屋前经过,听说见着圣诞节老人的马车会有好运的。」

  「圣诞节老人吗?这个世界上根本没那种东西!」兽吼道,透过冬月的口。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回去了,回到少年时的窗外,血红,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,流走的是纯洁,少女的娇躯微微地战抖,低垂的秀发遮住俏脸,抿着口,发出嗯嗯的呢喃声,她在忍耐着什么,痛苦,还是快感,这两者的界线本就是模糊的,冬月心疼的同时,也隐约传出阵阵的兴奋,心跳动着,不洁之物孵化了。

  房中的少女,撅起青涩但不失俏挺的臀部,双手紧紧抓住床单,因为角度原因,冬月无缘一睹她的秘密花园,但屹立在少女身后,身躯壮硕的老人,那张布满横肉的面孔,超乎常人尺寸的乌黑淫茎,却是一清二楚,老人紫黑色的龟头正对着冬月的视线,仿佛耀武扬威般,上头兹兹流出粘液。

  老人的手扯住少女的长发,扬起少女挂着泪痕的清纯脸庞,肥大的舌头舔去她的眼泪,「怎样,破身后的感觉?」尖锐,透着霸气的声音穿过墙壁,抵达冬月的耳膜,手上的画掉落,冬月也瘫坐到地上。

  「冬月君,我很期待你的礼物哦!」记忆里的少女说。

  「嗯,我保证你看了,比遇到冬夜的圣诞节老人还开心。」

  「只要是冬月君给的……什么都可以。」少女轻轻地在自己额头留下吻。
  「纤细矮小的冬月君,很像精灵呢。」

  冬月只是红着脸,一言不发,女孩大他一岁,时年十七,他们是青梅竹马,初恋刚刚发芽,可惜还没开放便已凋落。

  沾满污泥的画上,是白衣赛雪,长发飘逸的纯洁女孩,但这纯洁此刻正在墙壁的另一边,接受恶魔的诱惑,迈向她的新生。

  老人抱起娇柔的少女,让她背对着坐在他的大腿之上,山一般高大的老人,少女在他的怀中有如被灰熊强暴的小白兔,冬月总算清晰看到,少女草丛稀疏的秘密花园,两片幼小的肉唇沾着少量血迹,微微红肿,还不停地蠕动着,吐出白浊的液体,显然刚刚经历过激烈的云雨。老人的手指夹住少女尖挺发硬的乳尖,狠狠拉伸着。

  「啊……」少女忍不住叫了出来。

  「很舒服吧,成为女人的感觉。」

  「不是……」少女羞怯地低下头。

  「你的身体好像不是这么认为哦。」老人弹了下少女嫣红的乳头,另一只手粗暴地迎向少女刚刚受难的肉洞,拨开肉豆上的包皮,拇指不客气地揉着那粉红的尖端,来回转动着,食指和中指也滑入少女的密道,抽动起来。

  少女的身体,在变态老人的挑逗下,老实地渗出蜜汁,尽管因为羞耻不敢放声大叫,但唇间早已忍受不住发出阵阵低吟。

  「真是个天生的淫女,才刚开苞,身体这么快就期待再度被肏了。」

  「不是的……」少女拼命的摇着头。

  老人的双眼露出凶光,舞动的手伸出湿漉漉的肉洞,突然停下的动作,令少女的眼神变得茫然,她忍不住吞咽了下口水。肉体,心灵已经不知觉走向肉欲的深渊了,老人的嘴角扬起一丝阴笑,拉起少女白皙的嫩手,使劲按在她的密肉之上。

  「感受下自己的律动吧,像你这种骚货,平时肯定也没少自慰。」

  冰冷的话语如咒语一般,女孩竟真的边用手掐着自己的阴蒂,同时将手指探入自己的阴道,原先恐惧的表情也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是甜蜜的沉醉。

  「这就对了,解放自己的欲望,女人,天生都是淫妇,再清纯的女人,被干了以后都会蜕变成淫欲的母狗。」老人阐述着自己的理论,双手也没有闲着,托起女孩的一对椒乳,不安分的爱抚起来。

  上下享受到充分刺激的女孩自制力也开始瓦解,呻吟声越发地大了起来,最后,竟将自己的整只手插入蜜穴之中,大声地淫叫。

  「感度看来差不多了,是时候该举行仪式了。」老人的脸上浮现出的阴霾,像是被邪灵什么附体一样,冬月感到战栗起来,女孩则早已游走于肉欲之中,拳头飞快地在密肉中做着活塞运动,带出阵阵翻滚的花肉,淫汁也连带扑滋扑滋飞溅出来。

  老人的头凑近少女,用力咬住少女的唇,吮吸少女的津液,春情洋溢少女马上给出诚意的回应,两人的舌头如交合中的亲密恋人,交缠,碰撞,贪婪地吞咽对方的体液。

  好不容易结束长长的舌吻,老人一把将少女拥入怀中,娇弱的人儿并没有完全满足,抠挖肉洞的玉手动作反而更加激烈。

  「回答我,成为女人的感觉如何!」老人威严的声音再度响起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不要说了……嗯……」女孩的口中滴下丝丝银丝,老人捧起女孩抠挖淫穴的手,亲吻着上方的淫液,「真好呢,堕落前一刻的甘美蜜汁,是最美味的。」

  羞红脸的女孩费力地想挣开老人,但是老人的力气太大了,任凭女孩如何挣扎,都无法摆脱,失去刺激的肉洞不安分地发出啾啾声,汁水更卖力地溢出,上端的花蕊更是骄傲地冒出包皮,挺立起来。

  「要……嗯……不要玩弄我了……」女孩压低声音哀求着。

  老人得意地看着那冒出头的花蕊,女孩的肉唇也胀大了一圈,在淫水的滋润下闪着淫靡的光。

  「才交尾一次,身体已经感染我的魔气有所进化,我果然没看错人。不,应该说所有的女人都是不折不扣的淫货!」老人狞笑着,将身上的女孩推到,趴到那颗充血勃起的阴蒂上张开大嘴吧唧吧唧地吸着。

  「舒服吧,回答我,淫女。不然我不会给你进一步的快感。」

  「嗯……求求你,更用力点吧……」女孩最后终于大声地说出内心的想法。
  「还不够,你的真面目完全解放开来应该更骚浪才对。」老人朝着拇指指甲大小的阴蒂猛咬了一口,女孩尖叫了一声,喷出大量的蜜汁。

  「好舒服,给我……」

  「想要的话就别这么秀气地说话,解放你淫乱的灵魂。」老人和女孩下边的嘴舌吻着,同时教导女孩走向更淫贱的真我。

  「给我……给我你的大肉棒,给我……我要大肉棒……」女孩歇斯底里地大叫,脸上因为过分害羞不住的流泪。

  「不要害怕,女人的本性都是淫贱的,我会给你带来无上的快感。」出乎意料,老人这次温柔地舔弄女孩的耳垂,轻声地安慰道。

  「成为我的女奴,你会无比幸福,我会每天奸你,淫你,让你的肉洞无时无刻都不停止蠕动,看看你的下体,光被淫语刺激都会流出水,第一次交尾就会达到高潮,你天生是成为肉奴的料,只有跟随我,你才会快乐。」如情人的低语,如催眠的毒咒,女孩的胸口不住起伏,迷离的双眼渐渐明亮,但清纯的光已蒙上一层淫欲。

  「做我的女人,不要害怕,让我看看你真实的样子。」

  「嗯……请你用大鸡巴占有我吧……」女孩用尽自己小脑袋所能想到的淫言浪语叫道,双腿最大限度地分开,这次,是她第一次在清醒的情况下主动配合老人,老人满意地用硕大的龟头摩擦着女孩的肉缝,「这是赏给你的,如果想要更多,就进一步展示你的淫性吧。」

  「可是人家不懂……你就不要玩人家了,我要大鸡巴,我是骚女人,骚浪的女人,没有鸡巴就活不下去,你到底要人家怎么说才满意嘛。」女孩居然对着老人撒娇起来,进而因为下体的瘙痒得不到满足而痛哭。

  老人估计知道女孩的心已经也随着肉体的沉沦倒向他的怀抱了,对于这个新生的性奴也不宜过分刁难,于是抬起淫根,将龟头没入女孩的两片嫩肉之中。
  「唔————」女孩的淫性随着老人的举动被彻底挑起,藕白的双手勾住老人的脖子,在他宽大的脊背上来回摸索,樱口更是在老人结实的胸膛上落下如雨点般的吻,清纯的脸上褪去青涩,取而代之的是带着深深爱意和无比的淫贱的复杂表情。

  「坐上来,美人儿,我将让你完全地臣服于我,成为我乖巧的新娘,你可愿意?」老人将女孩拉起来,马上变成女孩蹲在老人身上的姿态,女孩湿润的肉穴正对着老人粗大的肉棒。

  「嗯,我愿意,圣诞节老人。」女孩娇羞地点了点头。

  「不要这么称呼我,黑魔术界的人都叫我‘蓝胡子’,而你,必须称呼我为主人。自己把屄掰开,这一次的交合将让你走向新生。」老头的全身散发出紫黑色的气息,处于情欲中心的女孩却没有半点害怕,而是透露出一种肉欲中毒和为心爱之人献身的神色,额头,胸口和私处上方也浮现出魔法阵。

  「接受黑暗的洗礼吧,美人,道出你的真名,遵照主人的教诲,诵读效忠的宣言。」老人的声音庄严,弥漫着不可抵抗的气势,女孩额上的魔法阵也发出闪光,好像正在接受着什么东西,上下体的嘴巴已经失禁般地滴下一大坨透明的汁液,拇指和食指缓缓地掰开自己的淫屄,沿着老人的淫棍,重重地坐了下去。
  「啊——主人的鸡巴,好美,好爽……」甘美的快感立刻传递到全身,紧紧包裹着主人蘑菇状龟头和粗糙棒身的肉壁感动地收缩着,身心完全为主人所征服的爱奴身上重合着神性和魔性,精神上,是对主人的爱意和赞美,肉体则早已超越人类淫性的界限,向黑暗中的魔物靠拢。

  「不要光顾着发情,你这无耻的骚妇,该这么向主人表示效忠,我已经通过魔术通道传递给你了,包括怎么变得更淫更浪的各种技巧和知识,现在好好为主人表演下吧。」老人的大手狠命抓住少女胸前的两团浑圆。

  听到到主人传唤的新生魔奴,一边拉扯自己因兴奋和魔性影响变成紫红色葡萄粒大小的乳头,一边虔诚地念道:「清雪自愿成为主人坐下的暗黑花嫁,从今以后清雪的奶子,清雪的屄,清雪的屁股,都是属于蓝胡子主人的,清雪愿意献出自己的灵魂和肉体,将她们交给伟大的重魔神virsago。

  「请主人尽情利用我这身贱肉,清雪愿意接受主人的一切调教,甚至放弃人类身份,成为恶魔的奴仆,只求主人每天用鸡巴奸我淫我,我是骚屄,是恶魔的肉傀儡,是欠肏的母狗……啊……嗯……清雪的屄是最淫乱的,主人的大鸡巴好美味,主人的大鸡巴好雄伟。」

  到了最后,清雪已经完全堕入黑暗之中,语言也完全变成没有逻辑的淫叫。
  蓝胡子看着在自己身上卖力扭动屁股,陷入迷乱的肉奴,突然用手在清雪的翘臀上拍了一下,「很好,我的第三名暗黑花嫁终于诞生了,回去再好好调教你这身淫肉,现在,先给你烙上魔神的印记吧。」

  老人说着令人听不懂的话,口中念出门外冬月从未听过的言语,冬月可以肯定那是咒文,流着泪的他麻木地站在外头,无助地看着自己青梅竹马的女孩在恶魔的怀抱中彻底堕落。

  清雪私处和胸口的魔法阵在咒文念出后扭曲变形,达到高潮的女孩,发出长长的撕心裂肺的淫叫,周身也发出强烈的紫色光芒。

  之后在她的身上,出现了一件外观淫靡的紫黑外衣,在清雪下身的是一条透明镂空的紫黑长裙,仅仅用两条丝带系在纤腰的两侧,雪花状的铁皮镂空内裤完整地暴露出来,淫穴上的阴毛不复存在,包皮完全褪去的阴核保持勃起状态卡在镂空部分的外头,显得尤其肥大淫荡,隐约还可以看到两片之前还稚嫩的肉唇在金属的挤压下肿大了不少。

  更为夸张的是胸部,两只尖笋般的乳房都被小蛇状的铁圈所环绕,毒蛇的獠牙正好咬住高潮时坚硬的乳头,令它们永久停留在发春的一刻。

  原本清纯的俏脸也搭上紫黑色的唇膏和眼影,若干小时前还如白雪般无暇的女孩,现在已经完全是一副淫奴打扮,只能透过她未完全成熟的躯体和堕落初始残留的一丝羞涩,稍微可见她原本的纯真。

  完成仪式的清雪半跪在蓝胡子面前,「感谢主人赐予奴婢新生。」初生的肉奴娇媚地说,淫欲的眼神火热地盯着蓝胡子高翘的鸡巴,神色充满崇拜,顺从。
  「起来吧,我的新娘,作为我的第三位暗黑花嫁,我赐于你暗黑的真名,从今以后,你就叫淫雪吧。」蓝胡子托起清雪的下巴,两人再度热吻起来,屋内也飘散着暗黑的粒子,大概是重魔神virsago在为这对黑世界的新人祝福。
  「主人,淫雪好幸福。」满脸羞红的淫雪嘀咕着,涂满黑色指甲油的尖锐指甲,用力朝自己那颗勃起的阴蒂插去,在苦痛和快乐中泻出阵阵爱液。

  「一起走吧,主人会教你更多崭新的性交方式,还有你这身淫乱的肉体,也得好好催熟一下。」变态的老头抱起新娘的娇躯,消失在光粒子之中,唯独留下在门口,完全失去感知能力的冬月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「清雪…………」沉浸在过去之中的冬月,那追忆的少女依旧是纯白无暇的清雪。哪怕雪被践踏成冰,还是沾满污泥的灰色之冰,她都曾经是飘落在冬月心头的雪,化成温热的泪滑过冬月的脸庞。

  「精灵,你流泪了。」方才还被兽的吼叫惊呆的少女,打开窗户,递给冬月毛巾,北风也在这当儿牵着雪花飞了进来,将两人的世界连接到一起,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冬月决定在这个镇上逗留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「我们,大概把北风引来了。」冬月对心中的兽说。

  「北风也好,南风也罢,我只是想吞噬,纯洁的灵魂,不,世上本没有纯洁的灵魂。」

  「那么用污秽的代替也一样。」冬月打住了兽的欲望,平安在此渡过一年,不久后,又是一个圣诞节了,这次,那场战争是真的要开始了,怪异的老人,他还需要新的新娘吗,少女的祈祷,盼来的未必是天使,也可以是魔鬼。

  是时候去看洛丽塔了,冬月走出了自己的公寓,看着空中但一年前无异的飘雪,但愿,今年,不会有圣诞节老公公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[ 本帖最后由 非天使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遨游东方 金币 +5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,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!  
<